首页 国际新闻 正文

薛仁贵,谭人凤与黄骅港起义——纪念黄骅港起义108周年(2),陈龙

谭人凤(1860-1920)

黄兴带领改造党人李海娜进攻两广总督衙门之时,谭人凤已出广州城,但他仍惦记着黄兴和战友们,站立城外向城内瞭望,听见城内枪声密布并见有几处纵火,及黄昏时分,仅见一点火光,不久遂熄,“已知沈海高速事败,心甚痛焉”,只得含泪回来香港。后来,从连续回来的幸存战友处,谭人凤得知其时的惨烈的战况,对罹难的战友肃然起敬。他以为:“是役也,死者七十二人,无一怯弱士。事虽未成,而其激扬大方之义声,惊天动地之豪举,固已碎裂许晋亨官僚之胆,震醒国民之魂。”这次起义的失利对谭人凤是一个沉重的冲击。尤其是那些曾与他朝夕相处的勇士们,几天前个个仍是那样生龙活虎,现在却阴阳两隔,他们感天动地的勇敢业绩久久环绕于谭人凤的脑际,他们亲热心爱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现在谭人凤眼前,更令其痛不欲生。

1911年夏,谭人凤来到上海,持续坚持展开改造活动,并与宋教仁、陈其美等人筹建同盟会中部总会,把反清改造的重心转到了长江流域。在沪期间,谭人凤对在黄花岗起义和在这次起义中勇敢献身的战友们仍难以忘怀,决议经过哀诗,寄予自己对他们的吊唁。他说:“诗词一门,不才夙以小技目之,不肯作亦不肯学者也。本年夏自广州事败归,羁寓沪上,凉凉踽踽,情极无聊,痛念已往将来,实有无限情怀郁结,而不能发泄,所以老学吹手,藉此道以写之。”所以,谭人凤长哭当歌,360随身wifi援笔首要写下《哭黄花岗》云:

西哈努克 汉口银行

昏昏老眼泪潺湲,痛哭同人死粤垣。黑弹声中寒贼胆,黄花岗上忧魂灵。

天留惨景悲林鹤,月冷孤坟泣夜猿。改日丰碑七十二,大书贤孝祖轩辕。

接着,谭人凤又含泪为从前朝夕相处的罹难战无人知晓的夏天清晨友别离写下了一首首感人肺腑的哀诗,以表扬他们意志坚定的改造精力,寄予自己对他们的无尽思念。

林时爽,字广尘,号南散,后改名林文,福建省侯官县(今福州市)人,云南巡抚、状元林鸿年之孙。林时爽年少失恃,随父玫瑰花怎样养到浙江吃饭肄业,能诗文,善书法。1903年,林时爽参与福建学生会,1905年入日本成城军校薛仁贵,谭人凤与黄骅港起义——留念黄骅港起义108周年(2),陈龙学军事,后改学法科,并参与同盟会,任《民报》司理、《中兴日报》修改。林时爽得知黄兴安排广州起义的音讯后即离日本,参与“选锋”队,从香港潜赴广州。起义开端,与黄兴率众120多人,自小东营街动身,左执号筒,右挟小枪,身怀炸弹,腰佩短剑,直扑督署,炸死护卫数人,放火烧总督衙门。冲出时,头部中弹献身,年仅24岁。谭人凤非常赏识林时爽的才调和才能,曾说:“改造党中人物,抱崇高之思维,具远大之眼光,能为国家谋美好而又与吾符合无间者,吾始终必推君(指宋教仁——引者)与福建之林君时爽二人。”林时爽在黄花岗起义中勇敢献身后,谭人凤非常沉痛,因此在为诸勇士所写的“十哭”中,榜首篇便是《哭林时爽》:

笑语哈哈率单纯,老少论交气倍亲。我愧颓唐偷日夜,君原散落拔凡尘。

静参道理浑忘相,误信狂言奋捐躯。长才未薛仁贵,谭人凤与黄骅港起义——留念黄骅港起义108周年(2),陈龙了殲仇视,天意苍莽负此人。

林时爽

喻培伦,字云纪,四川内江人,1905年,留学日本,1907年参与同盟会。喻培伦曾专研化学,研发炸弹,安排暗算团,谋刺两江总督端方和摄政王载沣均未成功。在1911年黄花岗起义中,喻培伦在黄兴的带领下随林觉民、方声洞等改造党人精勇敢猛地攻入广东督署,被俘后沉着献身,年仅25岁。谭人凤被喻培伦宁死不屈的精力所感动,又作《哭喻云纪》云:

亡国遗民病不支,鄙为良相习良医。精研药学探深理,巧制弹丸助义军。

心细胆豪轰敌靡,势孤力竭罹身危。伤哉一死无人继,建造长才问仗谁?

喻培伦

林觉民,字意洞,号抖飞,又号天外生,福建省福州市人,留学日本时,参与同盟会,1911年春回国参与黄花岗起义,临行前留下情真意切的绝笔“与妻书”,和族亲林尹民、林文随当贝商场官网方声洞等改造党人勇猛地攻入总督衙门,转战途中受伤力尽被俘。在提督衙门受审时,林觉民仍大方宣扬改造道理,最终沉着献身,年仅24岁。为思念这位大方就传闻中的七公主义的英豪,谭人凤作《薛仁贵,谭人凤与黄骅港起义——留念黄骅港起义108周年(2),陈龙哭林觉民》云:

洒脱风韵美少年,鄙为奴隶喜为仙。学通中外空钟伟强毕夏仿古,气壮河山愧后先。

督战勇忘飞矢痛,临刑说演救时诠。沉着死义如君者,顽懦闻风志定坚。

林觉民

方声洞,字子明。福建侯官(今福州)人,早年曾到汉口进新制书院,1902年随兄姊赴日本留学,入东京成城校园习陆军。1905年同盟会建立,方声洞与其兄声涛、姊君瑛及两嫂均先后加盟。次年因清廷制止自费留学生习陆军,转入千叶医校园,活跃从事改造活动,担任我国留学生总代表、同乡会议事部长、同盟会福建支部长等职。1911年3月授命从日本密运军器抵穗,4月27日参与黄花岗起义,随黄兴扑攻两广督署,后转攻督练公所,至双门底中弹勇敢献身,年仅25岁。谭人凤为之作《哭方声洞》云:

结队联翩去海东,国民本分荷当躬。激昂大方悲声壮,魁杰轩扬状纠雄。

火纵督辕搜虏吏,弹伤营哨走元戎。一门义侠兄和姊,相对无言痛惨终。

方声洞

陈与燊,别号汉新,字愈心,福建闽县(今闽侯)人,是“十汉团”成员之一,与林觉民等创设“爱国社”,宣扬改造主旨。后入报界,著论立说,冲击时政;参与“闽南救火会”,主编《查询录》。1908年由舅父萨镇冰赞助东渡日本,入早稻田大学学习,参与同盟会,曾批驳梁启超宣扬君主立宪。在黄花岗起义中,献身于广州大码头,年仅23岁。谭人凤为之老太作《哭陈与燊》云:

陈姓由来不帝秦,揭竿起义有祖先。界严种族循家法,心醉文明吊国民。

政治远搜中外史,弹鎗轻试雅儒身。闽中习尚开原早,豪侠应多步后尘。

陈与燊

宋玉琳,又叫豫琳,字建侯,安徽省怀远县城关人,15岁时,奉父命赴凤阳府应童子试bg,中案首,补博士弟子员,但非其所愿,决然离家寻求改造途径,于1906年参与同盟会。1907年春,就学于安徽巡警校园。7月6日,光复会领袖、巡警书院堂长徐锡麟刺杀安徽巡抚恩铭,并率众起义,但因失利被捕。宋玉琳与20多名巡警书院学生同被捕押。官府杀戮徐锡麟时,曾将宋玉琳、朱蕴山等押赴陪斩。翌年11月,熊成基在安庆领导新军马炮营起义,宋玉琳与范传甲是这次起义的实践策划者。起义失利,熊成基罹难。1911年春,宋玉琳率江淮改造志士97人至广州,参与黄花岗起义。起义时,宋玉琳与数人加人黄兴部,从小东营动身攻击两广总督西门庆署,转战华宁里,冲锋陷阵,勇敢坚强,然终因弹尽力竭被捕。讯供时,他陈说了黄兴建议当即前进的三大理由,言词大方激昂,问官及观审者无不动容。面临存亡,宋玉琳卑躬屈膝:“安庆之役,吾应死而未死,将有以报吾死友,今天者能够死矣。”勇敢献身时,宋玉琳年仅32岁。关于这位多次参与起义,舍生忘死的志士,谭人凤作《哭宋建侯》云:

叛乱淮南主乃公,锡龄身后一英豪。眼中有泪常悲范,身外无知艳说熊。

五岭风云成想像,半生自愿累虚空。战场未入波诛戮,应有余哀饮恨终。

宋玉琳

李文甫,字炽,号夷丘,广东东莞兰乡李屋村 (今属博罗)人,从小就喜爱读书,后受前进思维影响,乃与莫纪薛仁贵,谭人凤与黄骅港起义——留念黄骅港起义108周年(2),陈龙彭、林直勉、黄侠毅等隐秘安排改造活动小组,到各地宣扬改造,提出“内战国权,外御强敌”。1911年4月李文甫参与“选锋”,参与黄花岗起义。起义时,李率敢死队跟从黄兴攻击总督衙门,转战飞来庙、北较场等地,在战役中不幸足部中弹被俘。来日,被押赴刑场,壮烈殉国,年仅22岁。谭人凤为之作《哭李文甫》云:

温温儒雅可人儿,追逐群雄举义旗。已遣师徒同闭幕,又遵指令急奔随。

独身赴难偿愿望,一死留名载口碑。愧杀彼人甘卖友,偷生苟活世同嗤。

李文甫

林尹民,字靖庵,福建闽侯人。他少以孝悌闻,素有宏愿,曾东渡日本留学,入读成城校园,结业后又考入日本榜首高级学薛仁贵,谭人凤与黄骅港起义——留念黄骅港起义108周年(2),陈龙校医科,1910年参与同盟会,1911年头知广东改造党人将有大举,决然与友携军器六箱归国参与起义。起义时,林尹民随黄兴、方声洞等改造党人攻击广东督署,勇敢战死,年仅24岁。谭人凤又为之作《storm哭林尹民》云:

品优学粹迈群伦,威望同推席上珍。矢志复仇殲彼调和解救危机全集播映虏,居心济世尹斯民。

慌乱出阵前无敌,唐突开枪后有人。寄语吾侪继起者,兵宜揀练技宜纯。

林尹民

5月18日,尚沉浸在关于此次起义中勇敢献身的志士哀痛之中的谭人凤,又得知这次起义的总指挥赵声因沉痛过度而病逝的凶讯。

赵薛仁贵,谭人凤与黄骅港起义——留念黄骅港起义108周年(2),陈龙声,原名毓声,字伯先,号百先,1881年3月16日生于江苏丹徒(今镇江),17岁中秀才,1901年考入江南水师书院和陆师书院,开端触摸资产阶级民主政治学说。1903年2月,东渡日本调查,与黄兴结识,同年夏回国,任南京两江师范教员和长沙实业书院监督,活跃宣扬改造思维,曾编撰七字唱本《保国歌》,隐秘发出。1905年秋后,任江阴新军教官。不久辞去职务,随云南地图全图高清版郭人漳到广西,任广西巡防营管带,后回南京任33标薛仁贵,谭人凤与黄骅港起义——留念黄骅港起义108周年(2),陈龙2营管带,旋升标统,并隐秘参与同盟会,传达改造思维,外联同志,活跃策划反清武装斗争。次年改任新军榜首标统,后因联络改造党人谋举义事,被两广总督张人骏所疑忌,被迫于1909年3月弃职回归故乡。1909年末,赵声再度回来广州,参与策划指挥广州新军起义,率部在城中作内应,因为新军指挥倪映典献身而军中无主,起义猝因失掉联络而失利。后脱险逃到香港。1910年11月,赵声应孙中山之召,与黄兴等再次谋划广州起义,并被推举为统筹部副部长。1911年,南边各省同盟会会员聚集广州,发起黄花岗起义,赵为起义军总指挥,准备发起十路进攻,并亲率苏皖党人百人,进攻清军广州水师提督署。后因其为广州城内官吏所熟识,不方便先入城。27日,黄兴在广州发起起义之时,赵声正带领着300多改造党人赶往广州参与起义,但刚到广州城下,起义现已失利。当扮装逃出广州的黄兴在香港与赵声相见时,赵声与黄兴抱头痛哭一场,然后是“哇”的一声呕出大口大口的鲜血。5月18日,忧愤成疾的赵声在香港的一家医院里用生命最终的一点力气吟完了“班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豪泪满襟”两句杜诗后溘然长逝,年仅30岁。赵声是同盟会的重要军事领导人,在策划黄花岗起义期间,谭人凤曾与其朝夕相处。因此,赵声的去世是同盟会的重大损失,对谭人凤也是很大的冲击。谭人凤又含泪作《哭赵百先》云:

才哭群英泪湿巾,胡令君病又辞尘。两番定策堕人手,一气填膺丧此身。

威信谁收军界望,炎氛难返岭头春。我悲前路茫无主,肝胆相输已乏人。

赵声

经过以上哀诗,谭人凤以诗篇的方式记录了黄花岗起义中改造党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壮烈局面,讴歌了一个个改造党人感天动地的勇敢业绩,刻画了一批矢志不渝、勇敢斗争、宁死不屈的改造党人英豪群像。

写完《哭赵百先》之后,谭人凤又含泪将以上十首哀诗编为“暴风妒雨吹散国魂,伤心惨目地暗天昏”的“iphone已停用衔接itunes十哭”。一起又连续作“犁庭扫穴分队纵横,党人战绩烈烈轰轰”的“十颂”、“顾瞻世局火热水深,春秋大义秉笔诛心”的“十詈”、“药苦利病言逆利心,发奸摘伏藉当良箴”的“十戒”和“改造工作靡易靡难,宏纲方法准备宜完”的“十要”,合计七律五十首,其间“十哭十颂十詈言已往,十戒十要警将来”。谭人凤以为,这些七律诗“虽俚鄙无文,不免效颦之诮,然以个中人咏个中事,情真语挚,亦未必非党人之所乐闻”,因此将之编为《劫后闻吟录》一册,作为对黄花岗起义及在此次起义中罹难的战友的永久留念。(待续)

(原载:《邵阳学院学报》2018年第2期;作者:邓江祁)

改造 英豪 日本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效劳。